ABOUT US

和美織仔的故事

創辦人 謝成哲「和美織仔」是在和美地區以傳統手工方法織成的棉布名稱。「和美織仔」是日本發動大東亞侵略戰爭,物質缺乏時,在本鎮興起的手工產品。以純棉、耐穿甚受歡迎,銷售全省各角落。因此得其名,凡是物品、純真(純棉),而用(粗勇)都譬如「和美織仔」之名詞代用。

 

這是本鎮老一輩對日本戰爭奮鬥得來的功勞,並且奠定了今日全省織布業,與和美鎮紡織的基礎。

細述「和美織仔」,應從日據時代談起。日本統治台灣是施於剝削的殖民政策,台灣是六料產地,不准加工。原料要輸送日本,加工成品再運回台灣銷售。棉花可生產,不准加工做棉布。但少數品有例外,放寬取締,就是做棉被,做棉被用的棉紗,纏足用的腳備日布,這三種是日據時代本鎮的特產品。大部份是本鎮好修里、月眉里為中心,以祖先代代相傳下來的祖業,大部份有率農為主,打棉被為副業棉紗是婦女的副業,日人也看習慣,無可奈何。

 

「打棉被」是用木製大型的牛筋弓,先彈開原棉,使鬆均勻。再用大的竹芡、木盤,旋轉壓平,最後以棉線一條,按在棉絮上,以菱形密密按住再壓平,就完成棉被,「打棉被」業者是辛苦的,因是祖業代代相傳,孩子都繼承,因此,本鎮的「打棉被」分散在全省各角落。

 

「抽棉紗」婦女們抽棉紗,這也是祖傳,自古五千年歷史離不開婦女抽紗織布工作,這也是本鎮無形中得了祖先的寶貴遺產。棉紗是應用鐵尖旋轉的速度,把棉絮撚成棉紗,是祖先偉大的發明。現代紗廠抽紗原理是應用我們祖先發明的原理,用手抽紗機(手車台)是很簡單,用一大輪帶動一的鐵尖,把鐵尖轉動,棉絮放在鐵尖上抽絲就成了。說來簡單,實在要熟練,因要抽的平均,又長又細,才是上品。棉被業者把棉絮做成棉條(厚約三分,寬約一寸,長約七寸),分各家庭,委託婦女們做棉絲,熟練工抽的棉紗,很受歡迎,工資也很高,是不出門的婦女們,很好的副業。有的補助家計,有的存私房錢,是本地方很好的婦女家庭副業。

 

「腳白布」這也是本鎮的特產品,腳白布是用於本省婦女纏足的布。纏足是滿清留下來的。女孩子把腳尖用腳白布緊緊繃起來,使發育停止,變成小小的「小腳」。當時腳愈小,愈受歡迎。日據時代富裕家庭,尚有婦女纏足,纏足是要用布繃腳部整天,所以需要純棉的布料,棉是有毛細管,有空氣可流通,不發生皮膚病。因此,她們一定要使用手織的棉布,纏約三寸,長度七尺。以本鎮生產供全省的纏足婦人,所以大部份的棉被商就選上等的棉絲織成腳白布,次品才用於棉被,布類的生產是受日本禁止,但腳白布是無可奈何,被放寬取締的一種。

 

腳白布織機也是傳統的簡單造台,有幾條綿紗放在布台的後面,中間有綜子互吊起來,可以開口,緯紗是用木製梭子,時時投來投去而織成,也是婦女們的家庭副業,腳白布就是發展「和美織仔」的前身。

 

日本大東亞侵略戰爭開始時,就預知原料不足,布料業大部份實施配給制度。而且布類配給,第一次大部份是化纖品,不吸汗水,又易破,不受歡迎。至戰爭末期,連不受歡迎的化纖品配給也斷了。這時候出頭的就是我們腳白布業者,把布台做寬了一點,可織寬一尺二寸的長度十碼的腰巾、頭布巾、背巾等,偷偷地銷售各地,備受歡迎。但被日人發現就慘了,罰款、沒收、毆打等被處罰,但重利之下有勇氣的還是前仆後繼。至光復的第一天,大家撥雲見日,大大方方地開始計劃生產了。腰巾就變成狹方布疋,每疋十碼開始賣出,「和美織仔」就此光榮誕生了。

 

「和美織仔」的盛衰,大約有十年的奮鬥歷史。初「和美織仔」約兩年(民國三十四~五年)。是以狹方一尺寬,十碼為一疋的初期「和美織仔」。其次是二尺四寬,長三十碼的正式布疋,「和美織仔」以平織布為主。因光復後開始與大陸通商,船隻來往,輸入上海,香港的機藏、棉紗,大部份是二十支棉絲,有此棉紗,我們布台就開始做寬可織二尺四的布疋,此時布疋是純棉又耐穿(粗勇),供不應求。

 

當時鎮長陳南山的客廳、街民的店、農民的客廳,都爭先恐後安置二、三台布台,開始織造,和美鎮各地都變成有織布機聲的熱閙地區。買布的商人來往如織,絡繹不絕,呈現工業都市美景時代。

 

但好景不長,一、二年後,動力織布機出現。自上海、香港轉移來台的布廠開始生產,本省製的動力機械也開始生產,而且由政府獎勵,凡是動力機械可供美援棉紗,美援棉紗價是市面的半價以下,當然手織台不敵有配給紗的動力台,就這樣一落千丈,虧損的開始收場了(民國三十六年)。

 

在這危機,地方有志,集合商量,研究挽救對策。第一:要有強力的組織,第二要爭取配給棉紗,第三要改進產品。

 

最先,集合五十餘家織布工廠,組織彰化縣手紡織同業公會。呈請縣府,工業會核准。並募集會員,最後開會員大會時有二百多家會員參加,選舉結束,理事長洪海影(洪騰和紡織公司)、常務理事謝成扣(裕源紡織公司)、常務理事蔡磁(元益紡織工廠)、理事黃清池(源榮織布廠)、理事卓金城(源豐織布廠)、理事謝東柳(東裕織布場)、理事蔡燦明(月眉織布廠)、理事黃金瓶(辰北織布廠)、理事林嘉火(伸港織布廠)。

 

以上幾位,發憤忘食,日夜奔走,至陳南山競選民選鎮長時,有了第一次棉紗的配給,六十五件落在本鎮的消息傳來。業者非常振奮,鳴炮連天,祝手紡織有救星了。

 

六十五件棉紗與市面黑市計算,大約差額新台幣二十三萬元,當時的二十三萬可買和美街近田地五十甲左右。為此配給救了「和美織仔」起死回生。可以說,當時第一任彰化縣手紡織同業公會的理事們是和美紡織的一大功勞者。有了配給,士氣大振,「和美織仔」又開始活絡起來,會員也逐漸增加,布台也改變,手織台改為格子台,投梭台改為手拉台,格子台更改為提花台,因此花樣百出,此動力台美麗且粗勇,而再度受歡迎,「和美織仔」又再聞名天下了。

 

但時代變遷,科學發展,手織台永遠勝不過動力台的。業者開始建設大的紗廠,無梭的織布廠、針織廠、織帶廠等布樣多種,產量也占全省之一半的重要紡織地位。「和美織仔」手機台就被淘汰了,但「和美織仔」的光榮與和美地區的織布繁榮永久存在。